最近更新
关于召开2017年度新疆...
张军:党的领导是律师制度...
关于转发《司法部办公厅关...
关于做好2017年度直属...
站在新时代展望新格局抓住...
第六届“全国维护职工权益...
全疆律师持续深入学习《律...
新疆律协与广东省律协、深...



您当前的位置:详细新闻  
吕红兵:一个律师应有的高度、温度和厚度
发布时间: 2015-02-26  被浏览次数: 2468  文章来源:律师网
编者按
  这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首席执行合伙人吕红兵在国浩所2014年年会上的致辞,原标题是“2014,点赞。2015,祝福。”用他的话说,该文是“一如既往讲点虚的”。但是,纵观全文,却深深感受到,每一句话,每一个案例,每一句诗词歌赋,都那么实在,发人深省,这里面的价值是普遍的。吕红兵律师提倡“悦读”,在他看来,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能够使人温文尔雅,超凡脱俗,而他的手边,也时时放着一本书,在书中成长,在书中丰满。今天,上海法治声音刊发这篇文章与您分享,相信,您能从中获得特别的感悟。
文/吕红兵
  国浩上海办公室的年会历史悠久,其实我们年会上半场是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下半场是全体员工联欢晚会。刚才管委会对去年工作总结与今年展望作了具体的报告,接下来我就一如既往地、年复一年地讲点“虚”的。
  每年都说,讲了十年了吧。如06年我讲的是国浩的“品牌建设”,07年讲的是“和谐国浩”,08年讲的是“国浩是个大平台大舞台大学校”,09年讲的是“国浩发展要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10年讲的是“国浩的社会责任”,11年讲的是“国浩的包容性增长”。12年讲的是“国浩的风险控制”,13年讲的是“国浩的思与爱”,去年则讲的是“中国梦与国浩梦”。
  与大家“集体谈话”也好,向大家“警钟常鸣”也罢,给大家“心灵鸡汤”也行,也不能“老生常谈”,总是要“常讲常新”。于是我今年讲一讲“我们的高度、温度和厚度”。
高 度
  年年年会,今又年会;今年年会,华尔道夫。黄浦江对面,是著名的上海滩“三大神器”,其中上海中心的高度达到了632米(刘莺填的)。其实我们在那里战斗了十五年的南证大厦,曾经也是浦西最高楼(刘维说的)。我们站在45、46楼的窗前,可以看到黄浦江上穿梭往来的轮船。半个月前,我们搬到了嘉地中心,大楼虽然更高,我们的楼层却低了不少,看不到黄浦江的水面,只能见到南证大厦的土豪金在夕阳下闪亮。不过,我们心中的高度却并不应该因此降低!
  于是,今天我的讲话从高度说起。高度决定眼界,眼界主导格局,格局决胜未来。
  在这里,我想举马云的例子,人虽矮小,其事业高度无人可及,其财富高度前无古人,可是其精神则“可复制、可推广”。在今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上,美国知名节目主持人查理·罗斯对话马云。马云说,他高考失败三次,考重点小学失败两次,考中学失败两次;申请工作30次,全部失败,其中考警察,5人申请,4人通过,唯不过者乃马云;肯德基招聘,24人报名,23人入职,唯未被录者仍是马云;申请哈佛大学10次,全部折戟沉沙。
  几乎极少又少者能如马云一般,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终获如此成功!如果没有梦想的高度,则难有执着的信念,便不会有坚韧的力量,自然最终难成大器。
  作为律师,我们要站在事业的高度对待我们赖以谋生的职业,在服务国家发展的进程中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将个人的梦想成真建立在中国梦的实现基础之上。我始终讲,律师是个职业,还是个专业,更是个事业。这个事业就是《律师法》所说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我们在以自己的法律专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收取律师费用的时候,心中要始终有根弦,那就是我们正在做着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神圣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实现职业、专业、事业三者的高度统一、完美融合。这样,我们才能注重学习、专业取胜,才能头脑清醒、保持独立,特别是在金钱诱惑、人情交织、利益驱动的复杂局面下,守住法律、行规、道德的底线。
  可以说,这是我们的事业高度要求我们的“底线”,正可谓“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其实,我们的事业高度还赋予我们以“标杆”,这正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于是,我们要琢磨、思考并践行通过我们的服务、透过我们的个案、经过我们的提炼,达到我们事业高度的“标杆”,那就是推进立法、完善法治。
  在这方面,近有宣律师,远有施律师。上海办公室宣伟华律师,在办理大庆联谊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中,不仅为当事人打回金钱,而且挑灯夜战写了一本前无古人、后者借鉴的专著,特别难能可贵的是推进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有关股票发行虚假陈述民事赔偿的司法解释,并进一步推进证券法的完善。所以我一直说,一个案件、一本专著、一个规则、一个法律,宣律师在办案中,从做业务到做立法,实现律师职业的事业性升华。
  成都办公室施杰律师,在办理一件因醉驾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中,以高度社会责任感和敏锐的专业眼光,提出了“醉驾入刑”的建议,并通过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提交提案,几经努力,终获法定,他因此自然当选当年的“中国法治人物”。一个案件,一个提案,一个立法,一个人物,这正是施杰律师的职业与事业轨迹。
  《民主与法制》主编刘桂明在第二届“国浩法治论坛”上演讲指出,律师在民主立法方面,要通过“个案”、“要案”发现立法中的问题,在此基础上形成“教案”,传道授权解惑,要形成“文案”著书立说,最后通过“提案”参政议政、建言献策。这一体现高度、参与立法、推进法治的路径,在宣律师和施律师身上已经得到检验,应当为我们的律师们传承并光大。
  国浩,是一个律师执业的大平台,更是一个奉献法治的大舞台。我们已经参与过诸多有关证券法、公司法方面的个案、大案、名案、要案,为证券法、公司法的制定和修订作出过有益的贡献。今日乃至未来,必须再接再厉,“愈演愈烈”,这是使得国浩始终领先于资本市场法律服务前列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将实现江平先生所说的,律师不仅做好“服务之道”,而且更要做好“治国之道”。我想,这应该就是我们的高度!
  温 度
  我想说的第二层意思,也是想通过外滩说开去。去年的最后一刻,在离我们今天会场不足一公里的陈毅广场,发生了踩踏事件,36条鲜活的生命瞬间逝去,令人唏嘘!我作为市政协委员和律师代表,以市政府调查组专家组成员的身份,参与了调查报告的制作过程。录像资料显示,12月31日23时至23时35分,在外滩风景区竟聚集了31万人,人流如织、比肩接踵、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等所有的成语都不足以形容此时的景况,我只能用“潮水般”来形容。于是,潮水泛滥,酿成灾难。
  有一句话说,没有一滴水滴,认为是自己造成的水灾。其实,正是滴水成溪、小河汇江,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同样,也没有一个人,认为是自己形成了大人流并酿成拥挤踩踏。其实,也正是人人成众,众人为群,于是一拥而上上下对冲导致灾祸。
  事发几日后,《文汇报》刊登了一篇小文章,叫做“热闹与孤独”,我在这里读一下。
  “那年,我们几个大一的学生,从静安寺一路走到外滩,寒风中等待新年倒计时。三……二……一!现场一片欢腾,人们互相祝福拥抱,世界如此美好。
  接着是大撤离。小伙伴各自随人流散去,像退潮时的小鱼。为了争夺一辆出租车,刚才还热情拥抱的人们开始推搡、辱骂、打架。我只得一路走回家,无数载客的出租车从身边呼啸而过,一张张疲惫的脸。
  从此不喜欢往热闹的地方去。人山人海,人潮涌动,身不由己,让我恐惧。逝者和伤者,大多是年轻人吧。唯有青春无畏,才会在天寒地冻的夜晚外出狂欢。压力山大的白领,身在异乡的学生,难得相聚的情侣,或追求刺激或排遣孤独,抱团取暖,不过是为了让生命记住这一刻。
  外滩有多热闹,这城市就有多孤独。
  这一刻,36条生命冷却了。2014是他们跨不过的年。
  有太多的震惊和反省。原来乐极亦生悲,原来死生一线间。
  愿这黑暗的一夜教会我们珍惜。”
  这篇文章写得很好!我的感受是,我们每个人,都要思考自我与他人的关系,即“我与你”;都要琢磨自我中的精神与肉体的关系,即“灵与肉”。思考明了,琢磨透了,于是我们燃烧自己,温暖他人,做一个“暖男”;于是我们幸福自己,成就他人,做一个“雷锋”。正可谓“授人玫瑰,手有余香”,也可谓“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我还是说一说“马语”,马云说的话。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去年底在乌镇召开,马云预言,“一百年以后去看,一定是以我为中心变到以他人为中心”。他又说,“IT时代到DT时代,最小的标志是你的思想,如何帮助别人成功”;“DT技术,Data technology即数据处理技术,核心是利他主义,即相信只有别人成功,你才能成功”。
  在当今这个社会,尤其是互联网使得社会各个组织和个体之间的互联度越来越高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如果想与他人不发生任何关联,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好,世风日下唯独善其身也好,都几乎变得不可能。社会系统逾发与生态系统趋同。其实,达尔文早就讲过一个有趣的故事,在看似毫无关联的两个事件之间,竟然存在着不可思议的紧密关联。这个故事说的是,英国的未婚女性数量与牛奶的产量之间的关系,是成正比的。
  这是一个生态链的概念。英国的未婚女子喜欢养猫,猫越多,田鼠越少,而田鼠特别爱吃一种野蜂的卵,田鼠少了,野蜂的卵就多了,野蜂如蜜蜂一样喜欢采蜜,从而传播的花粉便越多,而花粉越多,牛特别爱吃的一种红杉叶草便越旺盛,从而牛的数量多、牛的繁殖快,牛奶产量剧增。
  于是我说,每一个国浩人,能不能都能成为一个小蜜蜂,在为自己采花蜜的同时,悄悄地回馈它所在的这个环境。小蜜蜂既是大自然的索取者,也是大自然的奉献者。有学者提出,“企业公民”就是要做蜜蜂型企业,相当于在一个六边形的蜂巢里,容纳着股东、员工、消费者、合作伙伴、环境、社会,并相互善待。同样,我们是不是也要做蜜蜂型律所,我们要让合伙人、员工、客户、执业合作伙伴甚至竞争性合作伙伴、律师圈、监管机构司法机构乃至整个社会,相生相存、和谐共长。我们做有温度的人,从而去温暖他人,而整个环境温暖了,我们自己当然不再受凉!
  在这里,我想说一说邹碧华的故事。去年12月10日,上海高院副院长邹碧华突然去世,就其影响而言堪称当年我国司法界乃至法律界一件大事。为什么一位法官的离世,会引起如此众多法律人尤其是律师们的共同缅怀,其实回想他工作的成就,不难找到答案。
  我一直说,邹碧华对律师的尊重,远远超出了对某一位个体律师的关心,其实是对律师职业的尊重、对律师行业的呵护、对律师制度的敬畏。他主导推出的“律师服务平台”,我说不仅提高了律师的工作效率,而且更重要的是保障了律师的执业权利,从而最终维护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我觉得,邹碧华无论是作为法官还是法院的管理者,总能站在整体的高度,为构建法律职业共同体做着不懈的努力,因为各种法律力量都是为公众输送公平正义的平等一环,唯有珍视这种相生相存的价值纽带,才能凝聚起法律职业共同体之间的最大共识。从邹碧华身上,我们感受到了一位法律人的温度。这种温度,源于内心,不仅温暖了法官团队,而且传递给同属职业共同体的律师队伍,还会进一步传染给每一位司法参与者。
   厚 度
  今天我谈的第三个问题,依然从外滩讲起。我们所在的这幢楼,原叫东风饭店,大堂南侧的酒吧,曾经拥有远东第一长的酒吧台;大堂北侧的电梯,依然是古董般的老电梯。这幢楼,是外滩2号。在黄浦江西畔的外滩,有33幢老建筑,即外滩1-33号,美伦美奂,闻名遐迩。历史学家说,一千年看西安,五百年看北京,一百年看上海。因为外滩建筑群,让上海积淀了厚度;外滩建筑群的主人们的变迁,让上海见证了历史;而与外滩建筑群一江之隔的陆家嘴林立的高楼遥相辉映,将让上海创造未来。
  如果说高度是从事业角度讲,温度是从人性角度言,那么这里我说的厚度,是以文化的视角。
  作为律师,我们要使自己厚实起来,丰富起来,丰满起来,而不再单薄、不再单调、不再简单。
  厚实可以让人包容,丰富让人更有魅力,丰满让人更加抗压;单薄让人容易刻薄,单调让人常常无趣,简单让人可能受欺。
  增加厚度,还是我常说的一句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遇万般人。这里,我重点说读书。读书,要成为习惯;学习,要成为品质;思考,要成为生活。
  一年过去了,我们每个人都要盘点一下自己的“年度书单”。说说自己吧,我的习惯是行万里路时读万卷书,一年52周,据不完全统计,以平均一周出差一次计,每次出差时阅读一本书,则我去年至少读了不下50本书,今天不说法律专业书,说说文学书、艺术书、历史书。
  去年上海书展来了奈保尔,一个出生于1932年、出生地为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属于印度婆罗门家庭、毕业于牛津大学、现生活在英国的文学家,200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许多人追捧他的《大河湾》,我却专门读了他的号称很难读下去的《我们的普世文明》一书。在了解作者本人生平基础上潜心去读,定会收获多多。例如他说,“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其实这不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翻版吗?只是中国文字更加精炼。又如他欣赏“追求幸福的美感与美好”,其实这正与习大大所说的“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不谋而合。可见,人类的普世文明在不同的国度、迥异的民族,何不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去年最红的女作家大家说是谁?应该是因为《黄金时代》这部电影而红透大半年的萧红。三个小时的电影我断断续续到现在也没有看完,可《萧红精品选》这本书我重新作了浏览,而且延伸去翻了翻《鲁迅全集》。
  如我这般年纪者,知道萧红大多是从鲁迅笔下,而且与中国革命相关,好像鲁迅隐喻其与萧军名字即为“小小红军”,无形中为“二萧”作了阶级定性。后来,随手翻阅过萧红的小说及有关她的传记,再后来,从一些革命家与文化人的回忆录中知道不少延安时代的萧军逸事。如同战争年代不可分的“朱毛”,现代文学史上“二萧”也成为一个历史记号。有人说萧红的一生“成也萧军,败也萧军”,的确如此。可我另一个感觉更甚,对萧军而言,之所以流芳至今,也“功在萧红”。
  在创作这一点上,萧红的确高萧军一筹。胡风便当面直言,萧军写作靠的是用功与刻苦,而萧红凭的是天才与感觉。看来这是两个境界呀,军是学胜于才,红乃才高于学。对此,连一向挑剔的鲁迅也断言:“她是我们女作家中最有希望的一位,她很可能取丁玲的地位而代之,就像丁玲取代冰心一样。”
  应该说,对斗士鲁迅的崇拜及与其虽不久但几乎朝夕的相处,使得萧红已经触及革命道路,也被列为“左翼作家”,而且她的成名作《生死场》早就归结为抗争旧社会的力作。不过,她更崇尚人性的写作:“作家不是属于某个阶级的,作家是属于人类的。……作家写作的出发点是对着人类的愚昧。”从这一角度,作为作家的年轻的萧红是不是更该赢得后来者的尊重呢!
  再举一个例子,去年上海大剧院最红火之一的一个剧目大家知道是什么吗?是京剧《金缕曲》!大剧院总裁推荐我去欣赏,但我怕看不懂丢人,于是把票送给几位京剧票友去看了。不过,我注意到,戏中配角在历史上比主角顾贞观更为出名,此人便是纳兰,纳兰性德!
  一直想读他的词,被赞为“华贵的悲哀,优美的感伤”的“纳兰词”,却屡屡或知难而退,或无暇细品,终于在这个时候一不做二不休!
  以下这首“浣溪沙”总是排在“纳兰词”前几位,毕竟这是他怀念亡妻之作,似乎与苏轼同样作品有得一争,不过皆乃传奇作品,同其身世与感情一样传奇,也正是当今戏剧小说电影争相挖掘之缘故!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其中信手拈来的“赌书”二字,说的是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二人每饭罢,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纳兰以此典为喻,表达往日与亡妻有着像李清照一样的美满生活,令人唏嘘不已。而最后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则更是流芳百世,道尽了人世间颠扑不破的那个理儿:失去的,才是最美好!
  在另一首同样驰名的“浣溪沙”中,纳兰叹道:“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以今日语言,纳兰乃典型的“官二代”,其父明珠为康熙之相,可谓官高权重,一言九鼎。而且纳兰年轻英俊,也属“小鲜肉”。不过纳兰竟为惆怅之客,泪流纵横,断肠声声,亦颇为令人费解。然而考知其虽文采风流,却为皇帝旨为侍卫武官,而且贴身八年,也便理喻其陪君如虎,无能倜傥自己,只得“华贵地悲哀,优美地感伤”了!无怪乎康熙御阅“红楼”,脱口曰“此明珠家事也”,于是纳兰便成了贾宝玉无疑...
  于是更加理解纳兰如此喜欢飘洒飘忽飘逸飘渺的雪花,其在那首“采桑子·塞上咏雪花”一词中便道:“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这首词,梁羽生《七剑下天山》中便全单引之。正是,我化入物,物我合一;超凡脱俗,富贵如土!
  其实,我去年读的最多的一本书,还是《论语》。每年都读,几乎每周都读。我的办公桌上、我的车上,都有版本不同的《论语》,随手翻,随意读,请多话不仅脱口而出,甚至倒背如流。
  《论语》的价值早有定论,自不必说,我这里只想举几个与我们的工作有关的有趣例子。
  我们管建军律师有一著名客户叫弘毅投资,“弘毅”二字便源于《论语》:“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已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我们张兰田律师也有一客户名曰“河图”。《论语》中的:“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意为,风凰不飞来了,黄河也没有图画出来了,我这一生恐怕是完了吧!
  北京有个著名的北辰股份公司,从北京亚运会时就知名,国浩创始人张涌涛律师生前是他们法律顾问,北辰二字,或许出自这一句:“子曰:以政为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上海办公室王卫东律师有一个著名的名曰“尚德”的客户,其实“尚德”二字亦见诸《论语》。孔子一学生叫南宫适,请教孔子为什么善射的后羿不得好死,而躬耕的禹稷却得天下呢?孔子不答,待南宫适退后,孔子则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此类例子不胜枚举。如同我们的客户总是在问我们的“国浩”出自《战国策》还是《道德经》一样,当我们对客户的名字出处信手拈来之时,不也使得我们与客户刹那间相视一乐,谈笑风生,于是会谈便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吗!
  最后我想说的是,读书,让我们更厚实、更丰富、更丰满。也是《论语》说的,“学而不思则罔”,我们要带着思考去阅读。读书可以提高自我修养,增加人生阅历,还是《论语》说的,“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同时,我们要学以致用,指导我们的实践,增趣我们的生活,就连与人打交道时也能有一种“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的自我感觉。
  阅读,要成为“悦读”;读书,要成为生活习惯。在读书中成长,在成长中读书!对我们的男律师,读书,让我们少些霸气、傲气、燥气,多些儒气、灵气、英气,从而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对我们的女律师,可以少些俗气、娇气、怨气,多些大气、秀气、锐气,从而超凡脱俗、优雅大方。
  14已逝,大家“蛮拼的”,点赞;15已临,我们更奋力,祝福!回首马年,驹过隙马当先马识途万马奔腾去;展望羊年,喜羊羊美羊羊暖羊羊三羊开泰来!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律师协会  新ICP备12003387号-1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新泉路626号自治区司法厅五楼 邮政编码:830002